中国国学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号码 / 正文

曹雪芹出家的寺庙是哪座?法号是什么?

  走进北京西郊的大觉寺,这里人烟稀疏 ,但是在部分“《红楼梦》迷 ”的眼里和心中,这座起建于元代的寺庙 、这座较少见的坐西朝东的寺庙,是真正的“朝圣”之处——曹雪芹、也就是爱新觉罗·弘时在雍正五年削发为僧 ,当初他即在这座寺庙里修行,直至乾隆即位后才离开。

  在大觉寺,弘时法号为“实安” ,也有“时安 ”之意 ,为雍正朝知名僧人迦陵性音的继席住持 。伽陵法师与雍正皇帝的交往中,有一些难解之谜。在由北京市文物局出版的科研丛书,由王松、宣立品所著的《雍正皇帝与迦陵禅师——从迦陵禅师和大觉寺看雍正皇帝与佛教》中 ,较为详尽地叙述了迦陵禅师与雍正皇帝之间的关系。其中也提到了迦陵禅师的徒弟“实安”所作的几首“充满了禅机”的诗 。

  实安在这些诗中隐约地曝露了迦陵禅师之死与雍正皇权之间似有玄机,更在诗句中直接点出“雍正皇帝 ”的名字,其诗写道:“大清雍正皇帝向天寿山头 ,点出人天正眼。虽然遂顾左右云:还有觑见先师眉毛长短么?千山涌出千峰秀,万古尖新万古真。 ”在雍正时期,能如此大胆地写出雍正年号 、甚至描述出雍正语言的人 ,应该寥寥无几 。

  实安的诗和语录留在了大觉寺,被寺内的僧人冒着危险保存了下来,成为了“大觉寺”的秘密 。而到了近代 ,尤其是民国时期,大觉寺作为“红迷”心中的圣地,成为众人膜拜的地方 ,其中不乏知名学者。

  《红楼梦》的作者是爱新觉罗·弘时(以下简称为弘时) ,这个秘密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已经悄悄流传了200多年。在民国时期,这个秘密曾应有过一个爆炸性的、广泛的传播 。

  按照清代玉牒的记载,弘时卒于清雍正五年 ,时年24岁(清皇室以虚岁计龄)。历史如此记载,但是事实却非如此——事实是,在雍正五年至乾隆初年这段时间里 ,弘时在北京西郊一座寺庙内潜心修佛,并且从未踏入过京城一步。那么弘时所藏身的是京郊哪座寺庙呢?

  以下这首诗是1930年由民国时期一位著名文人所作——题为《游旸台山看杏花》(或《大觉寺杏林》) 。

  旧京无梦不成尘,百里还寻浩浩春。绝艳似怜前度意 ,繁枝优待后游人。

  山含午气千塍静,风坠高花一晌亲 。欲上秀峰望山北,弱毫惭见壁碑新。

  这首诗的作者是黄濬 ,字秋岳,他生于1791年,被处决于1937年8月26日 ,生前曾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高级机要秘书。虽然黄秋岳文采斐然、才华横溢 ,但他最终却以“汉奸罪 ”被论处,落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

  不过令人不得不产生疑问的是,如黄秋岳这样的“汉奸” ,一生光明磊落的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却为他写了一首诗。

  1947年,陈寅恪先生作了一首题为《丁亥春日阅<花随人圣庵笔记>深觉其<游旸台山看杏花>诗因题一律》的律诗,抄录如下:

  当年闻祸费猜疑 ,今日开编惜此才。世乱佳人还作贼,劫尽残帙幸余灰 。

  荒山久绝前游盛,断句犹牵后死哀 。见说旸台花又发 ,诗魂应悔不多来。

  一个是有才失德的汉奸,一个是德学兼备的大师,但是他们却因“旸台山上的杏花 ”而结“诗缘”。两首有关杏花的诗 ,一首翘盼“后游人以繁枝”,一首则感慨“当年闻祸费疑猜 ” 。

  事实上,不仅陈寅恪先生 ,包括陈寅恪先生的好友吴宓先生 ,钱钟书先生都曾对黄秋岳“汉奸”之罪表示了疑惑。

  吴宓先生认为:“诗中‘绝艳’是指的少数特殊天才,多情多感,而性皆保守 ,怀古笃旧,故特对前度之客留情;‘繁枝’则是多数普通庸俗之人,但知随时顺势 ,求生谋利,国家社会文化道德虽经千变万化,彼皆毫无顾恋 ,准备在新时代新习俗中,祈求滔滔过往之千百游客观众之来折取施恩而已。”(语见吴学昭著《吴宓与陈寅恪》) 。

  钱钟书先生则于1943年赋诗一首《题新刊〈聆风簃诗集〉》曰:“良家十郡鬼犹雄,颈血难偿竟试锋。失足真遗千古恨 ,低头应愧九原逢。能高踪迹常嫌近,性毒文章不掩工 。细与论诗一樽酒,荒阡何处酹无从。 ”其中 ,钱钟书先生竟在吟咏黄秋岳的律诗中以屈原作比 ,个中原因亦不得不令人唏嘘。

  有关黄秋岳的“罪名”,我们此处不多涉及,仍回到旸台山(今称“阳台山”)上的大觉寺杏林中来为好 。

  不论黄秋岳还是陈寅恪先生 ,都在诗中提到了“大觉寺 ”。今天我欲告诉众位读者的也正是,位于北京西郊 、今海淀区阳台山上的这座古寺——大觉寺,正是当年弘时所隐修之所。

  这座“大觉寺 ” ,与众多庙门朝南开的寺庙不同,是一座少见的庙门朝向太阳升起的东方的古老寺庙 。

  众位定会质疑:你如何断定这座“大觉寺”正是爱新觉罗·弘时于雍正五年后隐居的所在,何以见得?

  回答诸位之问题 ,我想先请诸位与我共同瞻拜一幅清雍正时期名僧迦陵法师的画像,这幅画像的上端,有“大觉堂上第二代继席法徒实安”亲笔题写的《老和尚像赞》一则 。像赞曰:

  欲要赞 ,只恐污涂这老汉。欲要毁,又怕虚空笑破嘴。既难赞,又难毁 ,父子冤仇凭谁委?不是儿孙解奉重 ,大清国内谁睬你!咄,这样无智阿师,怎受人天敬礼 。

  这则赞语的作者法号实安 ,又曰佛泉,他随侍迦陵多年,迦陵法师圆寂后 ,实安继主大觉寺方丈,成为临济正宗三十五世传人。他著有《佛泉安禅师语录》(板藏大觉寺),在卷五“佛事 ”一节中 ,记载了关于大觉寺弟子为迦陵做佛事的描述,其中语及雍正,机锋处处 ,颇值得推敲:

  先老和尚讣至,上供拈香云:超情尘,越三界 ,何止廓然无圣 ,直得心如死水。任尔狂风,纤波不动 。忽闻先师讣至,不觉倒岳倾湫。非是小儿无定力 ,只缘恩大实难酬。

  先老和尚二周忌,拈香云:先师知处,小子不知;小子知处 ,先师不知 。只这不知,碎身为微尘,是实难凑泊。欲要哭 ,哭不得;欲要笑,笑不是……

  先老和尚三周忌,上供:破家荡产 ,起死回生。老汉惯用红线法,乌豆换人眼睛,虚空刮出骨髓 。是这老汉处心狠逾虎狼。

  大清雍正皇帝向天寿山头 ,点出人天正眼。虽然遂顾左右云:还有觑见先师眉毛长短么?千山湧出千峰秀 ,万古尖新万古真 。

  在另一首题为《国师堪三藏》的诗中,实安在诗前小序中说:“若以世谛论,国师错过三藏;若以真谛论 ,三藏错过国师 。彼此错过且置,毕竟第三度在什么处?错!错!”

  该诗云:“舌尖带剑欲伤人,纵使英雄也丧身。不是三藏暗捉败 ,几乎千古恨难伸!”

  细细品读上述由实安所撰写的诗和赞,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名为“实安 ”的僧人其实正是爱新觉罗·弘时本人。“实安”即“时安” 。

  其中“破家荡产 ,起死回生 ”正是爱新觉罗·弘时的亲身经历。

  在那首《国师堪三藏》的诗中,那句“舌尖带剑欲伤人,纵使英雄也丧身” ,更是直接点明弘时的“死亡原因”——被人诬陷,以莫须有之罪名而从“英雄 ”沦为“阶下囚”,甚至被夺去性命。

  “不是三藏暗捉败 ,几乎千古恨难伸” ,使我们了解,那位助弘时“起死回生 ”的大恩人就是迦陵法师 。所以弘时(即实安)才会在《老和尚赞》中说:“非是小儿无定力,只缘恩大实难酬。 ”其中“实难酬”的“实”也即指“实安或弘时本人 ”。

  我们在《红楼梦》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 ,怡红院劫遇母蝗虫”中,刘姥姥给众人讲了一个关于“茗玉小姐”的故事 。这位茗玉小姐死后被父母塑了像,并供奉在一座庙里。虽然众人对茗玉小姐的这个故事并不关心 ,但是贾宝玉却上了心,次日一早便将派了茗烟,按照刘姥姥说的地名 、庄名去踏看。直到日落时分 ,方见茗烟兴兴头头的回来 。

  按照书中所述,茗烟先是说“寺庙所在的地名座落不似贾宝玉所说,所以找了一日 ,才找到东北田梗子上有这一座庙。贾宝玉听闻喜得眉开眼笑,对茗烟说:“刘姥姥有年纪的人,一时错记了也是有的。 ”接着茗烟又说:“那庙门却倒是朝南开 ,也是稀破的 。……但是庙里供奉的哪里是什么女孩儿 ,竟是一位青脸红发的瘟神爷 。”

  认真阅读《红楼梦》中这段描述,读者便能从贾宝玉与茗烟的对话中发现一些端倪。首先,茗烟说地名座落是不对的。既然茗烟找到的地址与刘姥姥告诉贾宝玉的信息不相同 ,则说明刘姥姥亲口告诉贾宝玉的应当是,这座寺庙座落在京城西北 。

  其次,茗烟说 ,那座庙的庙门确实是朝南开的。中国的寺庙(尤其是京城的寺庙),普遍都是坐北朝南,极少数的才有例外。这一点在清代佛教信仰比较盛行的时代 ,应是基本常识 。所以如果此庙山门果真朝南,刘姥姥并无特别必要专门指出。

  再次,茗烟说庙里供奉的是瘟神爷而非女孩儿。然而茗烟只是向贾宝玉抱怨他所给的地名座落不对 ,并未说供奉的神仙是否也不对 。所以可见曹雪芹的本意是,刘姥姥口中的“茗玉小姐”其实便是位“爷 ”,即是男神而非女神。

  就以上三点可知 ,这座庙其实座落于京城西北 ,庙门一定不是朝南,供奉应该是男神而非女神。因此《红楼梦》中所描述的这座茗玉小姐庙,其实就是庙门朝东的大觉寺!

  在大觉寺有两块由乾隆帝题写的匾额——“无来去处”、“动静等观” 。其中“动静等观 ”遍查辞书不着 ,因为此处的“动静”指的并非完全是“一动一静”,指的正是乾隆帝与弘时的“小名或者封号 ”。所谓“静 ”既指《红楼梦》中那个风度翩翩的“北静郡王”,也就是爱新觉罗·弘时。

  在《红楼梦》中丫嬛紫鹃劝林黛玉要尽早考虑自己的归宿时 ,也说到“一动不如一静”,“所以说拿主意要紧 。姑娘是个明白人,岂不闻俗语说的‘万两黄金容易得 ,知心一个也难求’? ”事实上,紫鹃的这句话本身是矛盾的,她既然要林黛玉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早作打算 ,自然是要“尽早行动”起来,应该是“一静不如一动”,怎么会反而“一动不如一静 ”呢?

  其实书中所谓的“动”指的应该是某个人 ,而“静”指的则是弘时 。紫鹃说 ,公子王孙总是见一个爱一个,即使是天仙,也没几日就抛到脑后去了。比较之下 ,这个名为“静 ”的人自然是一位钟情的人,所以才有“一动不如一静”啊。

  至于“无来去处”,其中的“无 ”指的也是弘时 。因为弘时于雍正五年在大觉寺出家后 ,按照他本人作出的承诺,在其后的十余年时间里,他本人未出山门一步 ,终日在大觉寺中参禅。在雍正帝驾崩后,弘时终于走出大觉寺,第一次还俗并重回尘世。

  因为其时弘时不仅已被逐出玉牒 ,更被记录为已经死亡,所以弘时不得不改名换姓,此间他的新姓氏即姓“吴” 。也就是说 ,乾隆帝御题的“无来去处” ,就是“吴来去处 ”,也是“时来去处 ”。

  在了解《红楼秘密的人们心中,大觉寺是一个圣地。尽管这是一个香火不盛、游人稀疏的寺庙 ,但是却吸引了不少知情人前往朝圣 。如陈寅恪先生在大觉寺的大雄宝殿偶遇许地山先生,陈寅恪先生还曾与俞平伯先生和朱志清先生夫妇骑驴赏杏花,季羡林先生曾说“大觉寺是人间净土” ,“最好能住上一晚”。

  值得一提的是,冰心女士和吴文藻先生的蜜月便是在大觉寺中度过的。

  冰心女士原名谢婉莹,这个笔名取自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中的“洛阳亲友如相问 ,一片冰心在玉壶 ” 。

  其实不仅如此,冰心女士的这个笔名是来自于另一位与爱新觉罗·弘时有关的清代画家的号。这位清代画家有一句诗“消受白莲花世界,风来四面卧中央”。冰心女士曾经在《寄小读者》中说到 ,当她有一次生病住进医院,“日间多眠,夜里便十分清醒 ,到了连书都不许看时 ,才知道能背诵诗句的好处”,她最先想起的便是这两句——“消受白莲花世界,风来四面卧中央 ” 。

  这两句诗的作者便是清代画家 、扬州八怪之首的金农 。至于金农与《红楼梦》和爱新觉罗·弘时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再讲。

推荐阅读

文章标签: 曹雪芹 法号 出家 寺庙 什么

版权声明: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本文链接: http://www.chinasanjiaomao.com/post/176654.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分享本文: 请填写您的分享代码。